其實我真的很怕死,走過那麼多國家,通常都不在晚上出門溜達。

 

但要不是今天有人一起、要不是實習生相約一起聚餐,

我想我也不會看到晚上十一點靜謐的慕尼黑街頭。

喜歡這昏黃得燈光、喜歡石鍥的街道、喜歡白白的屋子,

雖然冷颼颼又空蕩蕩的,但嘴角還是忍不住的笑彎。

 

原來所謂的酒吧Bar就是個餐廳嗎,飲料多的數不清的餐廳XD

整間Bar都用蠟燭作為照明,即使如此,倒也不顯昏暗,如果在台灣的話,這種店肯定要被寫上一篇食記:))

 

我們選在Los Bandidos的Happy Hours的時段才入場,

8點到9點時點餐幾乎每道餐都是半價!!

原本十幾歐的餐點,一瞬間都只剩下很「台灣」的四、五歐,不枉我餓了一個晚上的肚子呀!!

 

認識新朋友總是讓人興奮又期待,某個層面而言這場聚餐蠻像是場Social餐,就這樣陰錯陽差地加入了。

但總覺得social嗎?應該算是有個機會認識新朋友吧,一個人待在家裡就要準備孤老此生了阿!

何況世界上有趣得人那麼多,不去多認識幾個那真是太枉費此生了!

 

機哩瓜啦一整個晚上真的很累人,想話題化解尷尬,或要厚起臉忍受尷尬,

尤其是在一個音樂開的瘋狂大聲的Bar,講中文都不一定聽得清楚的地方、

聽世界各地的人,操著世界各地的口音,說著也不知道一不一樣的英文。

 

真要百分百了解大家在講甚麼真是令人精疲力竭,但聽到許多國家的新樣貌又讓人好快樂~~

 

我想我大概完全誤會希特勒跟納粹在德國的禁忌程度。

 

「哈哈希特勒!」我伸出食指橫在自己的鼻子下,

那是Kaze在紐西蘭教我的手勢,我們兩個那時玩了一整個晚上。

《相關文章:【鬼島快逃。紐西蘭篇】大洋洲七十天18 #Room 24 》

「You should style your hair!!」他們的驚奇就像我看到一個歐洲人對我比YA一樣,

但立馬就糾正我應該連髮型都要道地一下,連希特勒的頭髮也會被拿來大做文章,做人要做的這麼有特色真的很不簡單。

 

「But you CAN'T do it on the road.」

一群人揶揄希特勒揶揄得這麼開心,話鋒一轉開始交代我千萬不可以在街上提納粹,

非德國人在德國境內做納粹手勢、持有納粹旗幟,竟然會被驅逐出境十幾年?!

而且德國原來有明文禁止任何關於納粹的崇拜,還屬於刑責。

德國對納粹的「」字標誌嚴格限制,僅限於作為教育或歷史範疇的使用。由於現今德國法律已明文禁止有關納粹的崇拜,因此有關納粹的物品多是來自美國和北歐國家,且多為非法製造。現時有關新納粹組織的網站多使用美國、加拿大的主管機關服務,同時使用其他符號來表示其理念,如黑太陽、黑星等。

 

「現在還有人在挺希特勒?」德國人對納粹黨的看法完全燃起我的好奇心,這是台灣對共產黨的態度嗎?但我們也不會因為哪個小共產黨員踏上台灣土地,而把他驅離出境阿。

「Of course.」

「為什麼?他們挺納粹的甚麼啊?」

「Who knows, maybe just stupid.」Nicolas聳了聳肩。

聽說那些納粹黨員還會去亂塗猶太人的墓碑,光想就覺得這行徑幼稚的好笑。

 

「我以為德國是很民主的國家耶,人民可以自己選擇他們要相信的。」

大概是服貿議題縈繞在心中日久,最近時不時在想民主到底是甚麼。

我一直以為民主是,每個人可以很自由的擁有自己的選擇和意見,不受任何法規的限制,

但同時又有極高的素養,可以接納不同的聲音和選擇,也願意在各種不同的場合可以退下一步。

可能是我低估了納粹的可怕,我只是一時覺得,訂法律禁止納粹,就像中國訂法律禁止法輪功一樣。

「But we still need to follow some rule.」Nicolas說。

對,他說的對,但如果那個Rule是錯的呢?就像服貿如果真的是錯的呢?但又到底甚麼是錯、甚麼是對呢?

 

在回家的路上搭著晚班的地鐵,人還是很多,像晚上九點十點的台北捷運。

坐在慕尼黑的地鐵裡總讓我想到日本的電車,全都安安靜靜的,

聲音一大聲了點就會遭人白眼。

 

某部分而言,德國真的挺像日本的。

不過慕尼黑的街頭不如日本的乾淨,處處都是菸蒂,

慕尼黑的人們也不如日本的相敬如賓、更不如人們口中的嚴肅拘謹,

這兩天無論買東西、找路,總都遇上很多熱心的大叔和阿姨拔刀相助,很是窩心:))

 

噢對了,下班時陪Ayoub去City Center買肉,

再度長了一個大知識--原來穆斯林不吃電宰肉!!!

 

「家裡附近就有超市了阿!」我在地鐵上忍不住說,

「That chicken was killed by electronic!!」穆斯林竟然只吃「用刀殺的」生物?!

他拿起一塊肉,指著上面綠綠的「Halal」的標誌,還真的會特地區分耶,

「What's different? They all died.」我笑,而且電死畜生不就是為了要人道一點嗎?

「I don't know. Quran said, but I forget.」

 

死不信邪,想說會不會只有摩洛哥的回教徒才這樣,

結果一翻維基百科:「猶太教和伊斯蘭教要求教徒只能食用案宗教程序屠宰的肉類。符合猶太教規的稱為Kashrut或Kosher;符合伊斯蘭教規的稱為Halal或清真。多數教徒認為可以接受按對方宗教程序屠宰的肉類。」

 

回教真是個太神奇的宗教了,決定這幾天要好好觀察Ayoub哈哈!

是說,因為他第一次逛回教超市,雖然裡面的東西我老分不清那些是土耳其點心、哪些是回教點心,

但光看那些奇怪的餅阿、漬物阿、不Pizza的Pizza啦,就覺得好~~有~~趣~~呦!!

 

---------------

【實習時間 2014.03.22 - 2014.10】

Munich Time 2014.03.25 11:55 PM

 

我在Munich,德國生活第3

 

---------------

地鐵(1 day ticket):6

午餐:3.5€ + 1.7

Bar:9.6

, , , , , , , , , , ,

孫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