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正式開始在獅子山生活的第一天,終於要實際走入這個國家。

 

一早的小學參訪,一直不斷挑戰我到底能不能撐完這43天。除了食物之外,所有的環境對我而言都是挑戰,似乎,我對髒亂的忍受度比我想像中還要低。

天空下著小雨,到處都是泥濘,很濕,穿布鞋是肯定會濕透的,我換上夾腳拖,但不知道流過多少食物或是排泄物的雨水就這樣流過我腳背,

雖然表面上還是嘻嘻笑笑,但我其實緊張的把外套包住身體的每一寸皮膚,據說非洲的蚊子很可怕,被叮到就隨時有得瘧疾的可能。

  

 

我們來到當地的天主教小學,孩子們瘋狂圍繞我們,一直要拍照擊掌,連老師也是。

生平第一次感受到當巨星的滋味,每走一步所有的粉絲都為你尖叫鼓舞,放眼望去粉絲人山人海不著邊際,

不過今生當這一次巨星大概就夠了,全身上下都被摸遍的感覺也是滿害羞的。

 

孩子跟老師的熱情點燃了我的情緒,但看到學校裡的設備和學生的生活時,又讓我小小的驚訝。

 

  

走廊上買食物的婦人是學校的合作社,小小的攤位上有千百隻蒼蠅,孩子隨手抓著不知是泥土還是午餐的東西吃,

窗是破的、沒有電燈、粉筆要在地上撿、桌子殘破,十幾個學生都只能以椅代桌,

參訪到某個教室裡時,看到學生聚成三四群圍著共用一本課本,但仔細一看,每本課本都不一樣?!到底這樣要怎麼上課呢?

由於是第一個來獅子山服務的團隊,除了原本聯絡好的三間國高中,其餘的時間都是像這樣參訪當地的學校或機構,以討論明年能夠與他們合作的可能性。

 

但我其實覺得自己被種族歧視了。

  

走完整個小學,看過她們上課的狀態〈其實都在看我們沒有在上課〉,我們回到校長室,

「我想要一個沙發。」校長的第一句話竟然是跟我們要東西,而且在我看來,沙發是他個人想要的東西。

我們當然是來看看有甚麼可以幫上忙的,但在討論我們擁有的、我們能給的、他們所需要的這些事情之前,就被這樣直接的「索取」,讓人覺得有點不自在。

被校長認為來到這裡的志工都很有錢、都有能力為他們買所有的東西,這種跟事實落差的既定認知,是種被歧視的感覺。

  

緊張兮兮的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風的一個早上後,我發現蚊子根本沒有想像中的多,開始捲起袖子涼快涼快,

尤其在聽到Rafeal神父說「瘧疾蚊只有晚上才出來」後,完全覺得自己早上就像個有被害妄想症的患者。

至於午餐雖然是當地的食材,但口味竟然出奇的合耶!

完全沒有飲食適應不良的問題哈,連平常不吃辣的我,獅子山的「辣」竟然超對我的胃!

 

下午到當地超級市場採買日常用品,到了Freetown真正的市中心,經過高等法院、國家銀行,

雖然相比之下還是比台灣的建設落後許多,但路已經是柏油路的樣子,房子也蓋了滿多層。

雖然超級市場很像雜貨店,但看到熟悉的麗仕洗髮精,有活過來的感覺!

不過之後發現,這種超市都不是當地人開的,當地人也不會逛這種超級市場,

這種超級市場都是給我們這些少數的外地人逛的,外派的商人或志工等等,所以裡面才那麼多進口貨,價格相對來說比當地生活物資高很多,但跟在台灣的物價相比其實差不多。

   

當我們坐的9人箱型車穿梭在街道間時,我覺得獅子山其實也不是真像我想像中的落後,或許早上的那間小學只是比較極端的現象吧?

因為市中心還是有些建設,房屋還是水泥的,有幾棟國家單位甚至有八九層樓高,路上也可見穿西裝打領帶的商人。

比較大的問題是環境衛生,成堆的垃圾到處可見,或在街邊堆成一座小山、或沿著水到處流阿流。

  

我們在車上換錢,把帶來的美金換成里昂(獅子山的貨幣單位),

我一直以為換匯應該要去銀行的,但沒想到路邊揹著大包包的那些人就是可以換錢的人!?

他們進到車裡拿出一大疊一大疊皺巴巴的鈔票,每一疊都有五十萬,我算錢算到手軟,一直沒有好好思考這真的是合法的嗎?

五百多萬聽起來很多,但換算成台幣其實沒有多少錢,1塊台幣是143里昂,換張100的美金就有429000里昂,

這裡的通貨膨脹太嚴重,最小幣值就是1000里昂,連小小的銅板面額都有到100里昂,但路邊賣的一小杯花生就要500里昂,

少了幾千塊里昂他們似乎也不太介意,就當是我們撿到了幾毛錢的感覺。

看來百萬富翁其實也不是那麼難達成,來趟獅子山你、就、是!

 

幾百萬的里昂就在市集的正中央,其實數錢的當下我真的很害怕,怕等一下就會被勒索或搶劫,怕外頭的民眾看到我們車裡的這麼多錢產生暴動。

雖然今天一整天我們都有當地人跟隨,受到保護與照顧,但看著窗外一雙雙渴求的眼神,我想像著,如果是我一個人來到這裡,會不會一眨眼就被這個國家吞噬?

我開始害怕兩個月後一個人到太平洋孤島Niue的旅行計畫,也突然佩服起曾到約旦或非洲其他國家旅行的朋友,

要自己融入當地、又要一路平安,旅行,從來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一件事。

但也可能是我想多了,世界上幾乎所有人其實都是善良的。

〈相關文章:【鬼島快逃。紐西蘭紐埃篇】大洋洲七十天1 #啟程 〉

  

 

善良,是吧,他們只是想要你身上的東西,想偷、想搶、很想要很想要擁有,那怕是一個包包一條項鍊一個手環或一支筆,

除此之外他們感覺是不會對我們生命有威脅的,他們不會想傷害我們,

但我只是在想,難保,因為這些外在物質或金錢而失去理智瘋狂的群眾,會不會「不小心」弄死我們?

算了,別想太多,畢竟在哪裡旅行都一樣,「錢不露白」是至高法則。

 

---------

(寫於返台半年後的2014/02/26)

在回台灣半年之後,翻起前往非洲前發的文章,那時的我是這樣寫的:

如果我沒有機會去到那裏,那我也會很想知道那個世界真實的、美好的、溫暖的、矛盾的所有樣貌。分享,或許就是志工的工作吧,但不是為彼方的他們分享,而是為我們周圍。

於是突然像被雷打到一樣,開始著手整理這趟非洲之旅的所有文字,可能到最後有些散亂,但請原諒這就是我43天在非洲的真實心得。

希望在讀這段旅記的你可以先看過這一篇:【走晃世界】西非獅子山的傳愛行旅1 #寫在出發之前 

「只要是人的文字,都夾雜著太多主觀立場,我不代表這個團隊,也不代表國際志工,頂頂多多,我只能記下些個人感受的片段。」

---------------

【西非獅子山的傳愛行旅】 Day4

【旅行時間】 2013.06.24 ~ 2013.08.05

@ FreeTown, Sierra Leone,2013/06/26

, , , , , ,

孫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