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迦納了!!

從窗外望去意外的發現,迦納的路不是鐵灰色的柏油路,是紅土?!

 

隨著過境的一個個機場越來越超出我對機場的印象,我對未來在非洲的生活就越緊張,

迦納,最後一站了,然後就是獅子山。結果在入境轉機時我們竟然被卡在這裡。

 

「Open this bag.」身材魁武的女警鎖上了們,氣氛凝重。

登機隨身行李檢查口的掃瞄儀器故障,迦納海關要一一對我們進行搜身,

通道已經很窄,我們一團14個人擠在裏頭悶的緊,何況還有一大堆行李。

「What's this?」女警指著我包包裡的塑膠袋,

「It's cookie.」我說,為什麼我被檢查的特別緊?連內衣褲都被翻出來。

「How about this?」他又指了另一個塑膠袋「Still Cookies.」

「Why you bring so many cookies?」女警竟然笑了,我頓時也為自己的貪吃感到愚蠢。

「It looks yummy.」女警墊了墊我的餅乾,

「Yes, it is my favorate.」我只是傻傻地笑,女警又開始不說話,尷尬了一陣後我通過了!

 

但女警不只對餅乾有興趣,後面的團員的東西同樣也被很尷尬的誇獎,

之後才發現他們似乎是想要跟我們要那些東西的意思,在送出我們的台灣小國旗後,後續的檢查就一帆風順了起來,

不過,最後我們準備要表演的扯鈴的繩子還是被沒收了,理由是棒子加繩子會勒死人」,嚴重影響飛安,

雖然非常令人匪夷所思,但為了通關,就這樣吧。

 

過關後終於有機會可以逛逛非洲的免稅商店,迦納的免稅商店超有趣!

不只沒有名牌服飾、沒有香水、沒有高級書店,裡面販賣的東西都超級非洲風,

除了非洲特產木雕、草鞋外,連飛機診都是非洲花花綠綠的拼布!

獨缺一個飛機枕的我超想買的,但想到可能未來43天都用不到就...算了。

 

在迦納機場遇上了一個中國商人,他在迦納工作了2年,經營一家1.8萬員工的三輪車公司。

「1.8萬個員工!?」我驚呼,做個三輪車也可以搞這麼大,

「哈哈,小意思,但我們的對手可是有23萬員工的三輪車公司。」他驕傲地笑了。

雖然他們是迦納第二大的三輪車公司,但最大的這家公司實在是太大了,大到掌控了國家的政治。

 

他說迦納現在排擠中國人,因為中國人大批搬到迦納挖黃金,

嚴重的程度,促使新政府的總統允許國人(迦納人)用暴力方式驅逐中國人,

在城中甚至有迦納人放火燒華人的住宅、拿刀威脅華人,

直到現在,每天都還有300~500人離開迦納。

「那你怎麼還有辦法在那裏?」大叔,賺錢也是要有命花阿。

「我可以在那裏做生意,是因為有當地其他公司的保護。」他說。

 

非洲到底是個甚麼樣的市場?允許暴力又是個甚麼樣的道理?

人家說公司要進印度,同樣也需要當地公司的牽線,因為印度是個沒有規則的國家,

照這樣來說,非洲也是嗎?一個沒有道理的國家?

 

前往獅子山的最後一段飛機,其實是要飛往甘比亞的,只是在獅子山轉機停留而已,所以飛機上很多甘比亞人。

「Are you from Taiwan?」身旁的甘比亞人突然問,

「Yes! Why you know that?」我又驚又喜,重點不是他看出我是台灣人,重點是他知道台灣!

他指了指我的袖口,才發現我們的團服上大剌剌的印著「Taiwan」....

 

我們就這樣聊開了,然後我才知道原來台灣跟甘比亞有邦交!

他說甘比亞人都超喜歡台灣人的,這也是為什麼他看到我的Taiwan團服會這麼開心,

「Who is Taiwan's friends besides Gambia?」他興趣盎然的問,但我竟然一個都舉不出來,只好很慚愧的跟他說不知道,但日本人也滿喜歡台灣人的。

「So, does Taiwanese hate any country's people? 」韓國,我想都不想哈哈,

「Haha, we don't like Negirian.」他說,因為奈及利亞老是嘲笑甘比亞是非洲海岸最小的國家,

事實上也是奈及利亞有200million的人口,但甘比亞只有1.8million。

 

從他口中,覺得甘比亞人超級友善。

兩個人吃飯,隨時歡迎第三個陌生人加入,就算他沒錢分攤食物也一樣,大家絕對願意和沒錢的人分享所有物資,

他說,所有非洲發生過戰爭的國家,都跑到甘比亞避難,「Gambians are friendly!」他大笑。

 

他說很多中國人在甘比亞做生意,甚至比台灣人還多,

「是因為中國和非洲簽訂了甚麼協議嗎?怎麼每個國家都有中國人在做生意?」我問,

「No, because China product are cheap, so so so cheap.」好,我能接受,中國的廉價勞工跟商品真的檔不住。

但談到歐美人他直說不喜歡,因為他們都不幫非洲,只是來掠奪。

不過,他就不覺的中國也是種掠奪呢?砍林、採礦、廉價的使用非洲人作為勞力。

 

Africans are stupid.」聊著聊著他突然冒出這句話,這句話從他口中說出來覺得...哀傷?

但他說非洲的孩子們是可以學習的,他們需要被教育,需要知道甚麼是更好的,我覺得他說的只是,他們沒有知識,但他們想學。

他說甘比亞也需要志工,教他們一些東西,和電腦。

有時候難過的是,知道自己很差,但有希望的是,有群人想來教他們,而他們想學,很想,

我突然覺得,是不是我在非洲的出現其實是有意義的?

 

抵達獅子山位於首都自由城(Freetown)的機場時,覺得超級不真實!

歷經30個小時後終於抵達了抵達了抵達了!我們高興的又叫又跳!

「Taiwanese girls are shaking!!」一旁的海關人員爆笑。

 

獅子山的機場就像嘉義的水上機場,或許在簡陋一點,比較像是有個場地讓飛機停留的空地,拿行李跟出關都在同一個空間,

沒有亮白的瓷磚地板、沒有水泥梁柱,但我倒覺得腳踩的泥土跟這片土地更親近了些。

坐上神父為我們安排好的九人座客車,我們都好興奮好興奮。

「你看他們的房子!」「騎擋車!」「有小孩跟我揮手!」「天啊那草!」「天空好大!」「是非洲!」

路邊所有的花草、路人、房子、馬路,甚至是空氣都能引來我們的驚呼,恨不得自己能跳出車外在路上奔跑。


〈從機場前往Freetown市區的碼頭〉

路上的人們瘋狂熱情,每個人都覺得我們超新奇,一直盯著我們看,也一直打招呼,

他們的驚奇程度絕對不亞於我們對他們的驚奇哈哈! 

 

最讓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這百聞不如一見的「頂上功夫」,

從路邊婦人頭頂菜籃、到頭頂提包,現在連行李箱都扛的起來了天啊!

但當我們看著一個巨型桌子從我們眼前經過後,原來行李箱根本不算甚麼。 

 

車子來到碼頭等待接駁船,從機場到真正的市區要穿越一片港灣,

等待的時間,車外開始聚集了一群又一群的孩子,我興奮地倚著窗和他們聊了起來,

獅子山人的口音好重好重,大多數時候我們都只是在確認對方的意思。

 

從他們口中知道,London Mining是Sierra Leone獅子山國最大的公司,盛產礦產的獅子山最大的公司都是以採礦公司為主,但國家難道沒有想要靠自己挖掘資源嗎?

這些都是外商,我的腦中浮現外商來到非洲巧取豪奪、剝削當地人的畫面,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此,因為這些孩子一個個都夢想著進London Mining工作。

是不是London Mining在我們眼中是一種剝削,但對他們而言,真的是一種希望?或他真的是國家的主要資金來源?

孩子們又指了指路旁剛點著的路燈,興高采烈的說這是他們總統建的,說有多棒就有棒,還有這柏油路,眼神發亮的說著他們多喜歡現在的總統,

我心裡再度升起了問號,我以為獅子山的總統是貪腐的,但顯然不是嗎?真的不是嗎? 

 

船沒有準時來,我們倚著窗和孩子們聊了好久好久,

很崩潰的發現我們在台灣努力學習的Krio語,竟然只是獅子山的16種語言之一,而且在這一區不講Krio...

但想到當我說Krio他們驚訝的表情,還是覺得好奇妙,30個小時前我們在台灣想像著這裡的樣貌,現在我竟然真的能在這裡親自向他們應證我想像中的獅子山。

 

我們一路從國家、語言、文化、日常生活,聊到他們的夢想,

一個16歲的非洲男孩說他沒錢念大學,所以只能在港口邊努力賺錢,說以後要去完成他的大學學歷,

我聽了好感動,但也為自己這四年來在學習上的荒唐感到慚愧。

 

他們一會兒跟我要水、一會兒跟我要紙、一會兒想拿我的筆,甚至對我頸上的項鍊有興趣,

我一樣都沒有給他們,但明明也只是一張紙或一口水,為什麼不給呢?

因為我沒有那麼多水,給了眼前的這個紅衣男孩,後方的白衣女孩、兩個兄弟和越聚越多的孩子要給他們甚麼呢?

「I can't, but I can share what I know with you.」我說,我願意跟他們說所有我知道的事情,講一千遍、一萬遍都沒有關係。

但他們還是只想要我手上的水、膝上的紙、頸上的項鍊,開始發覺,他們似乎都只是想跟你討東西,並不真的想跟你做朋友,每個話題繞到最後都在要不同的東西。

是我想太多了嗎?或許他們沒那個意思?但有意圖的對話,不禁讓人分不清他剛剛和自己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這個看起來30歲的男人真的需要筆去上小學嗎?

 

「Then, would you come back here to teach us computer?」我覺得只有那個16歲的男孩說的是真的,

 但我不能給他任何承諾,這43天的服務雖然隨時都有討論空間,但我們並沒有安排要在機場這邊做教學。

「Then, would you come back to here?」他又問,

當然會呀,43天後當我們要離開獅子山時,一定要回來這裡搭飛機的。

在他的不斷要求下,我留下了我們回來的日子,也交換了名字,他說這裡人不多,報名字大家都知道彼此了,

本不該給的,只是個陌生人,不過或許我們要回去時,真的有機會有時間分享甚麼給這幾個孩子,誰知道呢?

 

但看他小心翼翼的收起紙條,我後悔了,真的不該給的,回來教他們的機會太渺茫了,

我為什麼要丟這麼一個渺小的希望出去,讓希望因為等待而變成失望?

 

搭船到Freetown市區的過程超奇妙,竟然是車搭船,人搭車耶!!

空氣裡濃濃的柴油味,似乎加速了我剛剛吞的暈船藥的藥效,航行的過程發生了甚麼我一概不記得了,

只知道一睜眼,我們就在火光閃爍的市區。

 

火光閃爍?!對,火光閃爍。

在21世紀、在一個國家的首都,人們竟然還在用火!?

 

整個城市黑壓壓的,路邊攤販不多,就算有攤販,也是用燭光在照亮他們的商品,高級一點的有LED手電筒。

一路對非洲的印象,的確讓我覺得是以前把非洲想的太落後了,但當我來到獅子山,卻又覺得跟我的想像很符合,

兩項印象與價值在我心中衝撞,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對未來的生活報以甚麼樣的期待,該用甚麼樣的角度去探索這個國家?

 

我們借住在教會的神父家,Rafeal是位消瘦英俊的法國籍神父,他的笑容跟龍神父一樣溫暖,讓人覺得安心,

即使抵達教堂時覺得很不習慣,但看到他為我們準備的燭光晚餐,一瞬間全都溫馨了起來,在一個沒有日光燈的國家,原來晚餐這麼浪漫。

啃著甜甜的白麵包,配著火腿奶油,就像回家般放鬆。

 

30個小時的飛行,理所當然也沒有洗澡,我真的是名副其實的「油頭油臉」,

本來抱著期待能小小梳洗一下,結果這裡卻沒有自來水,只有浴室裡的那桶水讓我們14個人共用。

沒辦法洗澡我並不意外,我以為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但真的面對整整兩天沒洗澡,然後只能用5勺水把自己弄乾淨的時候,心裡還是浮現...「天啊。」

 

不過大家都很貼心,甚麼都沒說,也沒抱怨,就像只是聽到「晚餐晚一個小時吃」的消息一樣,

閒聊的閒聊,整理行李的整理行李,一個個等著用浴室,分享如何用5勺水洗完澡的偏步!

但一進浴室實施所謂的偏步,認真懷疑大家是有洗還沒洗阿?我洗到一半就把5勺水給用完了阿!!

全身上下還都是泡泡,一個人在浴室不知如何是好,我真的太厭惡沐浴乳跟洗髮精了!洗得乾淨就好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泡泡!

黑暗中的泡泡女孩,真的好白癡,最後只好用毛巾把泡泡硬是給擦掉,至於頭髮...乾了就算了吧。

 

這樣的生活,我真的撐得下去嗎?未來43天都用毛巾擦掉泡泡的日子?

不可以抱怨、不可以難過、不可以不開心,大家都一樣,你不是公主。

---------

(寫於返台半年後的2014/02/26)

在回台灣半年之後,翻起前往非洲前發的文章,那時的我是這樣寫的:

如果我沒有機會去到那裏,那我也會很想知道那個世界真實的、美好的、溫暖的、矛盾的所有樣貌。分享,或許就是志工的工作吧,但不是為彼方的他們分享,而是為我們周圍。

於是突然像被雷打到一樣,開始著手整理這趟非洲之旅的所有文字,可能到最後有些散亂,但請原諒這就是我43天在非洲的真實心得。

希望在讀這段旅記的你可以先看過這一篇:【走晃世界】西非獅子山的傳愛行旅1 #寫在出發之前 

「只要是人的文字,都夾雜著太多主觀立場,我不代表這個團隊,也不代表國際志工,頂頂多多,我只能記下些個人感受的片段。」

---------------

【西非獅子山的傳愛行旅】 Day3

【旅行時間】 2013.06.24 ~ 2013.08.05

@ FreeTown, Sierra Leone,2013/06/25

, , , , , , , ,

孫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