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趟在飛機上睡睡醒醒的旅程,不過這次好多了,至少可以好好的睡上很多覺,

我大概可以進階成沒有飛機枕也可以快樂過生活的人,

不過在這班前往衣索比亞的飛機上,黑人真的比較多,他們講話一樣很大聲,如果轉換成大陸的飛機的話,大概是同樣的感覺。

 

剛剛在香港delay了兩個小時,一群人從半夜十二點到兩點中只能很可憐的躺在機場各個角落,

一群人出來旅行總比一個人好的,心情上比較放鬆,

以前一個人旅行時連眼都不敢和起來,只怕東西再一瞬間就會被搶之類的。

 

這趟旅行從台灣一起飛就有好兆頭,

本以為兩個小時的飛行睡也睡不好,吃也沒吃到,想看個電影乍看也一樣無法,

但幸運的是我竟然可以和座位旁的菲律賓船夫聊了整整兩個小時!

他是一個跑船的船夫,在17個月的離家後,終於要回到菲律賓和家人團聚。

 

It's very difficult. Your child grow up but you don't be with them.

他的孩子正在無比可愛的3個月和7歲,每一次的航行合約結束,

長則兩年,短則七或九個月,回家陪孩子兩三個月,然後又要再離開,我想他的妻子定是無比堅強的那種女人。

 

但他談起他乘著船環遊世界的故事,從北美到南美,從東太平洋到西太平洋,從亞洲到非洲,

世界在他口中變的好小,他用他的手掌畫著他曾經跑過的世界,彷彿全世界就真的只在他的手中。

 

他拿起他的相機,一張張在海上的景色播放著,

還有他們高級的船,船上的樣貌根本就是個公寓,房間也太舒適!

聽聞巴拿馬運河已久,但我還真的是第一次看到...照片也算啦呵,

他其實就是一個個水閘,船每到一個閘門,水就會上升到另外一個高度,船再向前行,進入第二個閘門,再上升,

就像是一個好大好大的樓梯,船就這樣走樓梯似的用八小時穿越一個小丘。

緊鄰船身的就是很大的機械跟其他小丘,就像一個河道。他笑的很開心。

  

It's beautiful to see the island from the sea. It's beautiful.我大概能理解他的心情,

就像我喜歡飛機起飛或降落的瞬間,從飛機上看著地上的燈光閃爍,縱橫的馬路點綴著一盞盞的或黃或白的燈光,那時就會覺得大地是如此寬容合諧。

 

But sometimes it is really boring. If you meet typhoon, it would be really really bad.

我當然耳聞過很多討海人的辛酸血淚,但從來沒有真正的和哪個船夫好好聊過。

他口中船上的顛簸就和我聽說過的一樣、他口中躺在妻子旁邊卻突然有被浪給搖醒的錯覺我也似乎聽過,

我沒聽過的是,非洲人真的會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要躲在船上偷偷偷渡到遠洋去,

而且在非洲特別明顯,而他們常常已經出海了,再為了一個偷渡的人開回去。

 

特別喜歡他幫美國運送戰艦到伊拉克的故事,沒有人知道有艘戰艦在船上,

全船的人都很擔心,一旦被伊拉克發現...We may be killed. Hhaha!!」

他眼中,是我沒有看過的,討海人對海洋的熱情。

 

It's difficult.」但這句話他說了好多好多次,

Will you still choice to work on the ship if you can choose again?」我問,

Yes. 他回答的很堅定,他喜歡他現在的生活,喜歡海。

 

但人生總是充滿了矛盾,我偶爾會覺得他是不是有點自私,只過他想要的生活,而愛他的人和他達成了等待的協議,

但他說他存夠錢後要開一家洗衣店,就不再跑船了,因為孩子也快大了。

生命總是有他自己的選擇,而也總是有過那生活的方式,沒有什麼絕對的好或不好,別人的擔心也沒有用,重要的是自己的選擇,

雖然想像中孫麻麻可能會說,所以人最終都是要步向家庭,但那是最終。

我試著讓那段過程過的更精彩一點,如果我們真的都有既定的道路要走,那為什麼不多看一點路上的風景,即使繞路也再所不惜。

雖然我沒想討海去,但我希望,未來如果有人問起我的選擇,我也會驕傲的挺起胸膛,一如他那時的堅定。

 

Do you know the issue that our country's people shoot Taiwan's people?

我一直很想問問這件轟動台菲關係的漁民射擊事件,沒想到他自己到先問起了!

其實這類的問題到底該如何問起我們都很難說,即使有答案也都有點點官方,但他認為那是兩方政府都把事情小題大作了。

But life is not a small issue.」我抗議,

Yes, I don't know why our government don't apologize.」他又說,或許是因為道歉就矮人一截了吧?

 

真的覺得跟一個當事人談論這種尷尬的話題真的頗頗頗尷尬,

但政治很奇妙,國與國之間無論公開的關係為何,都還是不影響兩國人民的關係,就像我們能和中國朋友玩的很開心。

談到政府,他竟然也說他覺得菲國政府喜歡把事情小題大作,所以全世界都有政府病嗎?

他自己說,大家都覺得菲律賓很窮困,但其實人民過的很好,只有政府自己很窮。

Our government is very poor, but the people are fine.

 

似乎我們都對自己國家的定位有些概念,但其實都很片面,

我心目中的菲律賓真的窮困嘛?好像是;

菲律賓人心中的菲律賓是窮困的嘛?看來不是;

菲律賓真的窮困嘛?要看數據來解釋;

數據真的準確嘛?好像不一定。

 

覺得,一個國家的定位分成情感上歷史地位、人民的認同,跟政治經濟地位,

但總覺得太多時候我們都只是聽別人講講就信了,but seeing is believing

事先知道一些背景知識、研究結果或數據總是能幫助自己更了解某個國家的,但,也不必如此相信。

 

有人聊天的飛行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我們拍了張照,還留了他的FB,他還說他要TAG我,

但難過的是,剛剛在香港機場查遍了FACEBOOK就是找不到這個人:(

好難過,就像是有個承諾永遠無法兌現,像是有個人瞬間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永遠都不會聯絡上了,也不會知道他的洗衣店有沒有開成。

 

但黃小捲聽了只是笑著說:「就是萍水相逢呀。」

我知道呀,旅行中萍水相逢的太多,但就覺得能如此深聊的人少見,覺得可惜,搞不好能變成和Keith一樣的朋友。

我還真的難過很久挨,但,就這樣吧,只是旅行,以生命的長線來說,至少他帶給我很棒的兩個小時的聊天時光,也算是一點奇妙的火花。

有緣或許會在FACEBOOK相認嗎?不知道,希望囉,Mr. Rommel S.Lumagui)

 

---------

(寫於返台半年後的2014/02/26)

在回台灣半年之後,翻起前往非洲前發的文章,那時的我是這樣寫的:

如果我沒有機會去到那裏,那我也會很想知道那個世界真實的、美好的、溫暖的、矛盾的所有樣貌。分享,或許就是志工的工作吧,但不是為彼方的他們分享,而是為我們周圍。

於是突然像被雷打到一樣,開始著手整理這趟非洲之旅的所有文字,可能到最後有些散亂,但請原諒這就是我43天在非洲的真實心得。

希望在讀這段旅記的你可以先看過這一篇:【走晃世界】西非獅子山的傳愛行旅1 #寫在出發之前 

「只要是人的文字,都夾雜著太多主觀立場,我不代表這個團隊,也不代表國際志工,頂頂多多,我只能記下些個人感受的片段。」

---------------

【西非獅子山的傳愛行旅】 Day1

【旅行時間】 2013.06.24 ~ 2013.08.05

@ 從香港前往衣索比亞的飛機上,不知今夕是何夕,算是6/25吧?

, , , , , , , , , , , , , ,

孫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