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程】路邊攔車 > 10:20 Queenstown > 10:40 Arrow Town > 攔車 > 14:00 Tekapo > 湖畔漫步 > 晚餐

 

今天終於要離開Queenstown前往傳說中很美的湖泊Tekapo,

可是我竟然睡、過、頭、了!!!!!!!(崩潰)

 

一睜開眼看到時間是早上7:50的時候超想哭的,

馬上搜尋Intercity bus、Naked bus(紐西蘭兩家巴士公司)今天還有沒有往Tekapo的車班,

又跑下樓到櫃台問人有沒有其他辦法能到Tekapo,甚至連搭飛機去的可能性都考慮了,

最後抱著最後一絲希望....

把房間check out後拖著行李箱到市區Bus總站和isite,問有沒有其他方式能到Tekapo,

結果是,全部都沒有!!!!!!!!!

 

Queenstown又開始飄雨了,風超冷,我帶著超大行李箱站在路邊不知道該怎麼辦,

一個紐西蘭阿姨很好心的帶我去iSite又再問了一次、一對中國來的阿姨也試圖想幫忙,

我腦袋裡不斷搜尋有沒有備案,

在Queenstown多待一天?但Tekapo的住宿昨晚訂下去了,今天不去錢就白付哦了!

搭便車吧?不,這跟之前是認識後才搭的便車不一樣耶,這真的是要伸出大拇指隨便搭耶!!

還就留在Queenstown吧?那之後所有行程都會變超趕的了耶!!趕得上飛回奧克蘭的飛機嗎?

搭便車吧?在路邊伸出大拇指超丟臉的耶,而且遇到壞人怎麼辦

那就留在Queenstown吧?但真的好想離開這裡,不喜歡這個地方,一堆觀光客酒吧紀念品店,只能撒錢。

搭便車吧?但如果搭到半路就招不到下一台車怎麼辦?我要睡哪?

所以留在Queenstown吧?那已經訂的住宿就認賠、又再多付一晚住宿、網路取消更再加五元?

搭便車吧?我跟Alice也是這樣半路把Lola撿到Queenstown的阿,而且劉宜欣強烈建議。

搞不好真的能攔到一台要去Tekapo的車阿,好歹也試一試吧。

 

看著迎面而來的小轎車,深呼吸,鼓起勇氣,終於,我伸出了我的大拇指!!!

 

天知道這一伸需要多少勇氣,我呼吸都快停了,

但一陣子過去後都沒有一台車停下來(哭)

大家都呼嘯而過,或是禮貌地向我揮揮手。

 

正當我覺得該放棄之際,想說今天該找一間離巴士站近一點的旅舍時,

「Where do you want to go?」停下來的竟然不是車,而是人行道上的這個老伯!!!!

「Tekapo.」我超不可思議的阿,不會吧我只是試試欸。

「Oh, but I am going to Arrow Town.」好吧雖然不同路,老伯停下來跟我說話還是有溫暖到QQ

「Maybe I can drive you to Arrow Town?」

他拿出地圖解釋了半天,原來Arrow Town在往Tekapo的路上,

他可以載我去Arrow Town後,我在想辦法招下一台車。

 

我終於了解甚麼是千頭萬緒,他是好人吧?感覺是,20分鐘車程應該也不會怎樣吧。

那招不到下一台車怎麼辦?

那就在Arrow Town找地方住吧,如果都是要取消認賠Tekapo的住宿,那換個地方待也比Queenstown好。

昨天跳出飛機、今天伸出我的大拇哥,這兩天理智到底在崩潰甚麼....

他是移民來紐西蘭的英國人,會遇到我是因為剛好到Queenstown和Arrow Town辦公,

他說在紐西蘭路邊攔車搭便車很OK,但你要選對地方站

然後開始一直跟我說要站哪裡才攔的到車XD

 

其實我上車的時候對地圖一點都不了解,

只知道我們現在在哪條路上,但也不確定等下應該在哪條路上攔車,

他拿出他老舊的地圖,一邊解釋等下我會在哪條路口下車、左右那路會通往哪裡、所以我要站哪邊,

地圖泛黃破舊,而且水漬斑斑,因為他曾帶著這張地圖經歷船難,整艘船都泡了水。

 

「Oh, X'mas is coming, right?」臨別前他打趣地說「Your X'mas gift, haha.」

他把地圖塞到我手中,和一個溫溫暖暖大大的微笑。

這個世界的好或壞對我來說一直是很矛盾的問題,

我們都知道有太多壞人和瘋子,不得不提高警戒、全副武裝,

但當你走入這個世界,他又再再的向你彰顯她的良善。

《相關文章:【鬼島快逃。紐西蘭篇】大洋洲七十天7 #Taupo搭便車紀念日 》

  

我被放在一個....公路路口(?)左轉是Wanaka,直走是我要去的Tekapo,

老伯伯斬釘截鐵地說這個位置才攔的到便車,

站在杳無人煙的公路上頓時覺得這太可笑了!!!

公路上出現一頭羊都會讓駕駛驚奇不已了,何況是一個拖著大行李廂的粉紅女孩!!

 

不過這真的是個好位置,站沒幾分鐘就有人停下來,不過是去Wanaka的;

一個粉紅頭髮的龐克女郎停下來,也是去Wanaka的;

一個開著廂型車的帥哥停下來,還是去Wanaka的;

一個溫馨的家庭停下來,又是去Wanaka的,

搞到我都在想要不要乾脆回Wanaka算了,還可以回去找Dickey玩。

《相關文章:【鬼島快逃。紐西蘭篇】大洋洲七十天21 #老朋友 》

 

半個多小時後一輛車停了下來,

「I am going to Chirchurch.」我驚呼,跟去Tekapo同路!!!!!

我想我下次不會再嘗試便車旅行,除非真的很不得以...

因為當你已經站了超久之後,不免會忘記害怕或忘記評估這個人,

只要有人停下來、還剛好同一路,都是一陣驚喜。

 

我只能說,我相信上帝安排的每次邂逅都有它的意義。

 

如果沒有睡過頭、如果沒有錯過巴士、如果沒有伸出我的大拇指、如果沒有善良的老伯伯,

我也不會認識Ali,也不會有這場台灣與巴基斯坦的三小時蘇格拉底式的談話,

其實認識一個新的人並不特別,特別的是上帝竟然安排一個我想要成為的人出現在我眼前。

 

我們聊了整整一路,還差點開過了頭,從人生、產業品牌、國家關係、文化、Big Data,

每一項都讓我好想仔細記下。

 

※ Functional Controller 未來的路

Ali在IT產業裡工作,是一間電子商務軟體公司的Functional Controller,

協調客戶與軟體工程師間的需求,為客戶開發最適合的商務軟體,

「Yes, I am the bridge.」太驚喜了!!!我也是想要當工程師與客戶間的橋樑!!!!

我們聊起他的人生歷程,想知道他是怎麼樣成為這個職務的人選,也想知道工作的內容,

「Oh, traveled a lot haha.」電子商務就是一個不斷全世界飛來飛去的工作呵呵,

會計系、在阿拉伯工作一年、MBA、十年工作、到加拿大至今16年,

他說在他的領域裡,還是商管類出身的人比較多,

現在的我有點慶幸, 雖然研究所決定轉換領域曾讓人萬分猶豫,但感謝現在的我還在路上。

 

「那你覺得我休學去旅行這一年是有好處的嗎?」說到底我還是在乎這個決定,

「Depends on you. But traveling is absolutely helpful.」他笑了,

「Only stupid students will stay in the same place.」噢,所以遠走的人才是聰明人囉?

他說他的兩個兄弟在德國、美國念書工作,很遙遠,

But the better education, the further way you go.

有時候我想,或許比較好的不是那間學府,而是距離讓遊子產生的堅強跟獨立。

 

※ Where are you come from? 何處是我家?

「你在加拿大工作16年都沒回家,都不會想念你的國家嗎?」我問,像我現在就好想念台灣的夜市。

「.....you know, somtimes I think about where is my country?」他想了很久,給了我一個意外的答案,

「I grew up in Saudi Arabia, studied in Pakistan, working in middle east for 10 years, and I am now in Canada. I am a Pakistani, but I was never really be in Pakistan.(我在沙烏地阿拉伯長大、在巴基斯坦念大學、又在中東飛來飛去工作了十年,而現在我在加拿大。我是巴基斯坦人,但我從來沒有真的待在巴基斯坦過)」

You will have the same question when you move a lot.(當你一樣也不斷移動時,你也會有這樣的疑惑)

「或許吧,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我總說我是台灣人。」即使我對世界有很多疑惑,但我知道我永遠都很確定自己是台灣人。

You are lucky to be in Taiwan, so you never think about this question.(那是因為妳很幸運能生在台灣,所以不需要思考這個問題)

「If Pakistan is as stable as Taiwan, I would like to stay in Pakistan, too. It's my country.(如果巴基斯坦跟台灣一樣穩定,我也會想要待在那裏,那是我的家。)」

Ali說巴基斯坦很美,更勝紐西蘭的壯麗山水、他說巴基斯坦的食物很好吃,不會比台灣的還要遜色,即使他根本沒到過台灣(笑)

 

「Because you are lucky to be in Taiwan.」

Ali說,巴基斯坦很多人出於無奈離開自己的國家,我腦中只一直盤旋這一句話,

我一直知道我是很幸運的那一群人,但我沒有想過,我的幸運,有一部分竟然是來自於我是台灣人。

小鬼島一直都不夠好,我們的阿兵哥會突然死掉、房子沒事也會被拆掉,

我不是要比爛,但當Ali提起敘利亞的戰亂、鄰國負擔的難民潮壓力時,

不禁會想,當我們鎖在小鬼島裡每天打開電視見著一堆鬼事,外頭還有更詭異的事情在發生,

或許我一直都錯了,世界上恐怖的不是零星的殺人瘋子,而是正在發生的、現在無解但卻必須有解的結構性問題。

 

※ 神秘的中東文化

「你千萬不要在巴基斯坦或阿拉伯還伸出你的大拇指,絕對不行。」他似乎擔心我搭便車搭上癮,

「不對,女人不可以單獨在巴基斯坦或阿拉伯旅行的。

甚麼?為什麼女人不會一個人旅行?

「除非參加旅行團或有男人陪才可以去旅行,在阿拉伯連男朋友陪都不行呢!!阿拉伯可沒有男朋友這回事!!」

這完全不合理阿,那阿拉伯女人如果自己走在街上會怎樣?

「他們不用自己走在街上阿,他們有高級轎車、專屬司機、逛高級百貨公司,他們有的是錢。

 

我一直覺得很奇怪,如果阿拉伯女人不能交男朋友,那要怎麼結婚呀?

「家庭的壓力真的滿大的,整個家族都會一直問怎麼不結婚?」

當我說起家裡長輩一直要我的表姊們結婚,Ali贊同到車子都停了,

但其實我至今仍然不太懂巴基斯坦的婚姻是怎回事,

Ali說他的老婆是他的遠房表親,但這是正常的嗎?

有一天長輩問我喜不喜歡她,要不要跟她結婚,我說好。然後他們又去問我老婆,她也說好,然後我們就結婚了。

恩?似乎是哪裡怪怪的,但我卻說不上來?

但你不覺得長輩們的眼光都很奇怪嗎?他們看家世、看薪水、看學歷,但這些人都超不有趣的!!

Humor is flirty.」聽到他的這句話,我大笑,

好,難怪我喜歡跟長輩聊天,他們的話中總是有中肯的哲思,

女孩們,謹記,Humor is flirty.

 

隨著年紀漸大,男人會喜歡年紀更小的女孩;但隨著年紀漸大,女人沒有辦法找到更好的男孩。

「所以婚姻是對女方的保障」Ali說,

我不得不說他的談話裡還是有些許的沙文主義,但那又如何呢?我覺得他講得挺有道理的。

 

※ 回家

 

Ali說,人還是要結婚、還是要完成大學學業、還是要生小孩,

旅行很好,是一生一定要做的事,但你不能一輩子都這樣流浪。

「Everything has time.」人生的每件事情都有時間,而我們試圖完成這些來成為一個完整的人。

「When you are young, you think it is nothing. When you get elder, you will feel lonely.」

其實他是哪個國家的人已經不重要,他的妻兒在哪裡,他就會回去哪個地方,

無論我們漂流到世界的哪個地方,終究有條路要回家。

 

你下一站要去哪裡?所以甚麼時候回家呢?一路上人人都會這樣問著,

想起媽媽一直斬釘截鐵說我們最終都要步入家庭,想起Kathleen說他很想結婚想有孩子,

想起Dickey即使隨興自適奔走各國,也說他終有一天會步入家庭。

 

旅行第24天,我似乎有那麼一點懂得,愛和家,

不只是人生中應該完成的一個項目那麼膚淺。

 

※ 所謂國家品牌?

「HTC是台灣的?」Ali非常非常意外,還有Acer也是,

一路來我意外的不是大家都知道台灣,而是幾乎所有拿著台灣產品的人,都不知道HTC或ACER來自台灣,

台灣近來積極鼓勵公司建立自有品牌,但當品牌建立出來後,沒有辦法跟台灣連結還算是好的嗎?

或是我們應該跟韓國一樣傾國家之力輔助一個Samsung似的品牌呢?

「建立品牌好,也不好。」Ali說,

「國家推動品牌其實大多數是為了提升國家辨識度,但一個國家不可能同時建立多個品牌,而且是從裡到外都兼顧的。」

所以某部分而言,所謂品牌其實像是偏客戶端的代工,但後端的東西,仍然是外包給全世界。

「那巴基斯坦有甚麼品牌嗎?像HTC這樣。」我問,

「你也知道我待在巴基斯坦的時間不久的(笑)。」

突然為HTC感到驕傲,他讓在外的遊子還有個東西可以說嘴。

 

「我記得十多年前我小時候,很多東西都是"Made in Taiwan",但現在都沒有了」Ali說「依你看,是和台灣的甚麼事或政策有關連嗎?」

我傻眼,這問題實在是太艱澀了,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台灣曾經出口很多日常生活用品到國外嗎?那時台灣跟巴基斯坦有友好嗎?還是?

每次有人向我問起台灣的總總,答不出來時我總是覺得很生氣,

怎麼可以這樣!!我是台灣人耶!!!!到底那年發生甚麼事情了:(

 

我們聊了很多,只能以最粗劣的對話方式一一記下,

又是一個在旅途上擦身而過的人,

就擺一擺衣袖,只讓他說過的話留下,深深記在心上。

 

喜歡這樣的談話,用別人的眼光看一眼自己的國家。

 

一波三折的終於到了傳說中Lake Tekapo,

雖然是一個甚麼都沒有的小小鎮,小的像是巴士經過的休息站,只有一間小小超市、一大片黃草原,

但那湖泊果真是名聞遐邇的美麗,藍的讓人不禁懷疑,紐西蘭政府是不是倒了顏料在裡面。

聽說這裡星星是世界有名的美麗,聽說這裡曾出現幾次極光

天很晴,看來是開始幸運了吧,我會看見極光嗎?希望。

 

漫步在湖畔,躺在草地上插一點睡著,我決定要在這無聊的小鎮待上三天,

從飛機上跳下來後,甚麼事情都變得好~緩~慢,

寫寫字、放放鬆,這三天,我們不趕行程,散步、吹風、一個人對話談心。

 

好累喔今天,眼睛都快合起來了。

 

---------------

Auckland Time 2013.10.16 11:31PM

我在蒂卡波湖Lake Tekapo,旅行第24

---------------

超市食材:NZD 16.2

住宿(YHA Tekapo)NZD.27/per night

, , , , , , , , , , , , , ,

孫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