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程】Wanaka陽台前的聊天 > 2:30 前往Queenstown > 17:00 抵達Queenstown > 邀請AliceLola來家裡做菜

 

一早醒來,從容收拾行李,又到湖畔轉了一圈,

備了簡單的早餐、奇異果和牛奶,窩在落地窗旁看這片湖光山色,

哪都沒去,就這樣和Dickey看山、閒聊,過一個早上,

很喜歡Wanaka的步調,每一刻都有不一樣的美麗。

 

不過愛爾蘭人的「R」跟「O」真是太難分了。

 

本以為我自己的旅行已經很隨興,

喜歡Josef的人就再Josef多住一晚、喜歡Wanaka這小鎮也可以半夜決定多待一天,

但是...

「Oh, I book 7 more night. I like Wanaka!!」

昨晚在交誼廳巧遇在Josef的好室友Dickey,他才剛抵達Wanaka竟然因為第一眼太喜歡這小鎮而多訂了7個晚上!!!??

瘋狂永遠沒有極限,你永遠遇的到比你自己還要誇張的人。

 

雖然一路重要深刻的人很多,

但與毛姊姊告別在大雨中、與徐姨王姨告別在晨靄、與Hope他們告別在匆促的巴士前、與Jarmie甚至還是不告而別,太多了,

但很幸運我今天終於能跟其中一個朋友好好道別,所以我送出了旅途中的第一張立可拍:)

  

It’s your decision.」又是這句話,你的決定,自己負責,

 

這是為什麼Dickey可以在21歲到澳洲工作兩年半後、回愛爾蘭工作、在環完整個美國兩個月、在回愛爾蘭工作,再來紐澳半年多。

有時候覺得他有點像《On the Road(浪蕩世代) 》中的男主角迪恩,一種很率性很真的感覺,

雖然他不如電影裡的那麼瘋狂,事實上他跟一般人相比甚至顯得保守,

他是少數我遇過會覺得紋身、刺青、吸菸等等頗負面的外國人,也不會像Jarmie一樣深入黑暗礦坑大冒險。

 

但在旅程上的那種隨興的情懷,他跟電影裡是很相像的,或許是因為只有在旅程上可以這樣恣意吧

 

止不住的無盡流浪,不知道下一步在甚麼地方。

我們在紐西蘭都是一個城市換過一個城市,喜歡就久待,不喜歡就離開,

但在現實生活裡我們必須因為太多因素而不得不留下,

只有旅行的時候不必,特別是一個人的旅行,

我們只有在旅行時才難得能只跟隨心裡的聲音,享受可能此生只有一次的恣意妄為。

 

但也只有一次,我們都明白該還的最終都還是得還,就像電影裡薩爾最終走回他作家的道路,

 

「I will get married, but not now.」他說,

相對於那些絕對義無反顧的在外流浪、品味並試圖征服孤獨的旅人,

我其實比較想像Dickey這樣,回家過聖誕節、談起他的家鄉Sallins時會有想念的微笑、在提到未來時會有個計劃,

我沒有想要用旅行來丟掉任何東西,無論苦痛、煩惱或任何不順心都是我生命裡永遠的刻痕。

(噢!! Sallins有好漂亮的河流,居民會住在小船裡面呢!!超特別也超美麗的,好想去:D)

 

我沒有惡意或貶低的意思,只要你愛著自己的路,我都萬分敬佩,

但前兩天問起一個在澳洲打工旅行兩年多的韓國女生,他回韓國的下一步是甚麼?

「I don't know. I will take a break for few month, and think about the next plan.」

這雖然是他的答案,但我請自己對自己不要有這樣的回答,

已經離開兩年,但最終的答案竟然是要繼續休息,那這兩年獲得了甚麼答案呢?

旅行有時候的確比過生活還疲憊,但我以為「下一步」正是旅行裡該思考的,

在出走之後,無論對甚麼東西,有形或無形,我都期許自己的答案都能夠更鮮明。

 

「那你這一路以來最喜歡甚麼國家?」美國,

「為什麼?」很遼闊,

「怎麼說?」像大峽谷,我最喜歡的地方,

「很多地方也這麼遼闊呀。」大概是因為那時的旅伴讓他特別加分吧。

「所以你喜歡一個人旅行還是一群人?」有朋友很好,但我的朋友都結婚或有小孩了哈哈。

但如果我是他,我也不會想28歲就步入家庭,不過都是要回去的。

 

不是出於無可奈何,而是朋友、愛情和事業本來就是我們生命的渴求,

只是我們這種人,比別人多想要一個名為「世界」的東西。

我們都不希望像電影裡狂放不羈的狄恩,在青春過後甚麼都沒有留下,只是燒盡他最精彩的年華。

 

真的很喜歡巴西人的熱情可愛。

 

一抵達皇后鎮Queenstown就收到Josef的另一個室友Alice的簡訊,問今天晚上要不要一起吃晚餐!!

也邀請了那天一起搭便車的中國女孩Lola

三個人明明都住在皇后鎮的不同的地方,還是用簡訊和網路在寒風中相遇了!!!!

在異國結交的朋友,又在異國的街道上再次相遇,從新朋友變成了老朋友,

帶著他們兩個人回到我住的Hostel,就像是在台灣帶朋友回家一樣,

明明是一個異鄉,但有熟悉的人卻又那麼溫暖,讓人不在乎現在到底到了哪一個城市。

 

Alice就是個典型的巴西人,坦率、熱情、直接,

還記得相遇那天就直接坐下來說明天可以順路帶我去Wanaka,

也還記得她說她不喜歡一個人旅行想要找個伴。

她怕孤單就是怕孤單、想約你就約你,

要喝酒就喝酒、她醉了就醉了,喜歡你就喜歡你,很失望就很失望。

和她在一起沒有和其他外國人相處時語言的尷尬,

大概是因為她的笑聲很爽朗,也很願意分享她現在的心情。

 

邊炒菜邊吃爆米花,配瓶啤酒更爽快,

Alice真的很貼心,或是外國人真的也很會享受:P

Lola做了滿滿的一桌華式料理,番茄炒蛋、生菜包烤火腿、煎牛排,

加上孫MM不小心煮成咖哩湯的咖哩醬,

還有我20天來都沒有吃到的白米飯!!!!!!!!!!!!!!> <

 

是說在這種要命的秀廚藝的時刻,竟然出了這麼一個包真是太丟台灣人的臉了QQ

不過超可惡的是,兩個女人一直說這桌菜沒甚麼沒甚麼,

結果吃一點點兩個人又都飽的要死,只剩我一個人把整桌菜全部都嗑掉,

再看滿桌的碗盤跟空的啤酒瓶,突然覺得,天啊,我們吃完這一大堆也太屌。

已經超級久沒有吃的這麼飽,覺得好幸福:DDDD

 

那是一種久違的圍在桌邊分享晚餐的感覺,覺得很溫馨,很溫暖,

我可以一個人吃飯、旅行,但如果有朋友其實會更好。

 

I am really sad to be going. Thank you to all of the people I met on this trip for your enjoyable company, wonderful conversations, adventures together and fun times! This trip has been so memorable and you have all added something special to my experience. Hopefully I will meet you all again somewhere further down the road! 」--Kathleen

I had an unforgettable trip in 3D2N!! NZ always give me surprise.」--Mimi

 

Kathleen離開紐西蘭了、Mimi也是,

最近的Facebook一直刷著這群新朋友的新動態,

一瞬間覺得好感動,為自己也能有幸在一個人的生命裡深深的活過。

最奇妙的是Kaze竟然在Nelson認識了和我一起在Gisborne看日出的Hope,

紐西蘭就這麼小,或是說,人跟人之間的關係就是這麼近,

世界不大,都只是在我們的手心間。

 

不喜歡皇后鎮Queenstown,可能因為今天天陰,湖畔不怎麼美麗,

也可能是因為商業與觀光氣息太重,到處都是高級酒店或酒吧,

但華人太多是另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像今天住的八人房竟然就有五個台灣人,

而且全部都是從澳洲打工度假過來玩的,到底是一個怎麼回事?

傻眼阿,尤其看他們前大把大把撒,澳洲打工會不會太好賺,一小時時薪六百多,半個月就可以存三萬。

但這也都算了,只是其中一個台灣女生就這樣坐到了唯一一個英國男生的床上,

還一直不斷去摸他的金髮金鬍子,他們明明才剛認識十分鐘耶!!!

拜託可不可以叫他停止…姐姐我很不舒服...

十二點不到那女生就下了「逐客令」,要求房間裡還在用電腦Booking行程的人到樓下交誼廳去。

住那麼多次青年旅館,第一次遇上這種奇怪的室友耶,到底是一個怎麼回事啊???

尤其跟昨天的室友也太天差地遠。

 

「旅行有些時候就是會遇到一些你不那麼喜歡的人,所以常常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被趕下來的大家於是在交誼廳的沙發上開啟抱怨大會,

一種米養百種人,我只是難以相信,一個人的形象會在半小時內被確定,

你可以當討人厭的人,但不要才相處不到一小時就讓人討厭,那太可悲。

 

半夜在無人的交誼廳裡,和戴阿逼、李京道越洋的Skype語音電話,

突然聽到來自台灣的聲音有點遙遠有點生疏,還很懷念,

快21天了,不多不少三個禮拜,我還有三分之二的旅行還沒有完成,

日子過得很慢,因為每天都發生了太多事情;

日子也過得很快,轉眼間已經到了在紐西蘭的最後幾個城市....

 

---------------

Auckland Time 2013.10.12 10:45PM

我在皇后鎮Queenstown,旅行第20

---------------

住宿(YHA Queenstown)NZD.27/per night

, , , , , , , ,

孫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