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程】11:00 出發走步道 > Lake Wombat > 回青年旅館喝自製下午茶 > Taeare Tunnel探險 > Dinner > 多國文化大聊天

 

很難相信今天只是旅行的第17天,

彷彿已經過了很久,因為已經發生了太多事情、遇見了太多人,

當我覺得這一次的相遇絕對會是這趟旅程裡最精采的邂逅時,

往往下一次的相遇又令人更驚喜意外。

 

畢竟Franz Josef只是個迷你小鎮,大多數人都是爬完冰川就閃人了,

但我昨天就爬完了,會多留一晚只是為了一個很可愛的新朋友,

所以今天沒去哪裡,走走Franz Josef附近的步道、在交誼廳吃著自製的下午茶,

手中握著熱可可、啃著簡單的土司覺得很幸福,我還是最喜歡爐火旁的位置:)

 

雖然是沒去那裡的一天,但卻是熱鬧非凡的一天。

 

Jarmie就是我在Franz Josef多留一晚的原因,

昨天晚上因為Liu(同樣也是因為世界公民島而拿到免費機票的女生)在電話那端的引薦,

認識了這個來打工旅行的台灣女生,一個眼睛很大、個頭比我還小的「大」女孩,

她說她今天不用工作,那...不如我就多留一天充當玩伴也找個玩伴囉!!!XD

 

世界就是這麼小,她竟然是交大資訊科學的學姊!!(資工系的前身哈哈)

半年前還在湖口工業區上班,講起程式碼我們簡直心有戚戚焉,

不過清大交大有沒有這麼冤家路窄,都走到世界另一端了還會遇上XD

對朋友,我是很信仰頻率的那種人,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也多,

可能Jarmie也很好聊吧,我們竟然就這樣一起爬了一整天的山、聊了一整天的話,

 

一路上遇過太多打工旅行的人,到後來已經有點麻痺,也沒甚麼興致去多問甚麼,

Jarmie像是一本看起來不怎麼樣,但很耐讀的書,

從紐西蘭的打工旅行、到環歐之旅,又從歐洲Coach Surfing回台灣,

但她不是走過看過的那種人,她的手裡心裡有世界的樣子。

越是深聊,越發現她懂得越多,她回答你問的每個哲學或不哲學的問題,

即使無解,在她心中眼中也有她自己的答案。

她是我想成為的那種人,有滿滿的故事,一本讀也讀不完的書。

 

「你會不會好奇,穆斯林女人看我們這些不包頭巾的女生是甚麼看法嗎?」

「柬埔寨餐廳的菜單有白人、觀光客跟本地人三種噢。」

「歐洲有些國家念大學碩士不用學費,你要不要去試試?」

「日本的火車....」

 

有些人談起世界,談的是美景多美而她有去過,談的是甚麼東西多便宜她又買了多少,

的確,那也是一種看待世界的方式,旅行的目的。

但對我來說,我更想知道的是那個國家發生了甚麼事情?他們的人都在想甚麼?那裏的制度是甚麼?

關於文化的那些細瑣又無解的答案,對我來說才是更有趣的。

 

我們也聊產業,聊資工系寫程式的未來,這或許是我近期急於想找到答案的問題之一吧呵呵。

「科技業相對來講真的比較單純,我們工程師不會想太多。」

她也在湖口工業區當工程師,我突然想念起那群不遠也不近的大學豬朋狗友,

懷念跟他們在一起廝混的無意義的深夜或午後,簡簡單單的很快樂。

「不用管她有沒有給你錢呀,學長平常人也不錯,就隨手幫個忙吧。」

但我即將踏入商管了呢,但也就試試看吧,大不了走回科技業,也就無妨了。

 

Lake Wombat是Jarmie的私房景點,

她說這是她Franz Josef附近最喜歡的一條步道,

往返青年旅館差不多三個小時。

 

其實我不覺得她是美麗的湖,但這湖有種很奇妙的感覺,一種很詭譎的氣氛,

要不是兩個人來的話我還真會覺得有點恐怖。

周遭所有的樹都長橫的,直直的插進湖水中央,

好像在湖中有甚麼神祕的力量在拉扯周遭的所有生物一樣,

我不敢多看,怕我自己也被那力量拉扯而想往湖中走去。

 

但那裏是很平靜的,很安靜很安靜,就好像身處在無人島一樣,隨時都有史前恐龍出沒。 

 

這湖四周的樹也以很奇怪的方式盤據生長, 

雖然能夠坐在樹幹上發呆很愜意很幸福,但是......好吧我拍拍照就走QQ

 

過了正午風開始刮了起來,天變得很冷,和一早的大晴天一點都不一樣,

舉步維艱的回到了旅社,在寒冷的天裡握著一杯熱可可感覺好幸福,

不知不覺竟然在火爐邊睡著了!?直到Jarmie跑來問說要不要出發去Tunnel了才醒,

但我很喜歡這樣幸福的午後時光:)

 

那條Tunnel其實也是個步道,紐西蘭真的太適合登山愛好者了,

到哪裡都是步道、爬山、健行、露營,

連孫MM這種平時不運不動的小肉咖每天都可以走上兩三個小時。

但這條Tunnel很特別,是1945年代掏金的礦道,雖然現在已經廢掉了但還是可以參觀。

Jarmie說他之前就自己走過,很特別。

 

帶著借來的廢廢的燈,夾緊我的夾腳拖(因為聽說裡面有水),前往礦道大冒險,

很好,穿夾腳拖登山超崩潰也就算了,

當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抵達時,只能說上次Jarmie是不是瘋了?

那礦道超級小、裡面超級黑,水又一直流滴滴答答的,

她上次竟然就自己一個人穿越這個礦道!!!!!!????

 

為了不要輸人不輸陣,加上要來礦道也是我說要來的,只能硬著頭皮進去,

但裡面真的太黑太黑太黑了,大白天的卻連5「公分」遠都完全看不到,

腦子裡開始胡思亂想,會不會有人從裡面拿武器要攻擊你?盡頭到底會有甚麼?

尤其一直想到名偵探柯南裡面有一集就是有人在隧道裡殺人,

越想越頭皮發麻,十分鐘腳程的通道,孫MM只往前走了十秒鐘就拉著Jarmie狂奔而出了(冏)

 

一出來就被洞口外的一個大叔給嚇死,原來他也是好奇這條步道通往哪裡才來的,

聽我們描述裡面的樣子他竟然就掏出手電筒大步的走進洞裡了?!

有沒有這麼勇敢阿?我在洞口只能報以欽佩的眼光,

結果3分鐘後,他抱著手電筒以更快的速度走了出來。

「It's Scary!!!!!!!!!!」他大聲說,

原來剛剛都只是不信邪嘛真是,太好笑了虧我剛剛還那麼欽佩他哈哈哈哈哈。

 

我看Jarmie可能是唯一一個穿過那礦道的人了,

挑戰失敗的兩組人馬就一路聊下山,才知道眼前的大叔竟然是澳洲外交官

「所以台灣在國際的處境真的很艱難對不對?」聊到澳洲不能在台灣有領事館時,我忍不住問了,

「Well.....you know it is complex.」他很為難「Because China is there.」

但他急著解釋,說現在台灣和世界上所有的國家還是可以商業往來、國際關係往來,就只是沒有名份而已,

就像在澳洲,他們簡直就把澳洲駐台辦公室當作澳洲領事館,只是辦公室主任的名字不叫大使而已,

不過,這甚麼奇怪的答案,就好像男人說最愛的是小三,只是沒有名分;正牌老婆沒有愛,但有名分,

我不知道我會選哪一個,但我只知道電視上小三的結局都不是太好。

 

「所以是因為中國人太多、經濟很好所以大家才選擇站在他們那邊嗎?」我自己都覺得,面對兩岸關係有時候我都變得很尖銳,

「I don't think Taiwan's economy is not good.」

他對台灣經濟其實很肯定,但我就是不懂,既然如此那我們要怎麼擁有我們應有的地位。

「那你覺得台灣跟中國的關係甚麼時候會解決呢?」

「It will not have any answer between Taiwan and China. It is the best situation now. No war and we can still have bisuness with each other.」

一個好的政府就是能為他的人民爭取到最多的福利,

台灣跟中國的關係,老實說跟澳洲真的沒甚麼關係,

「既然不能解決,那你看台灣還有甚麼優勢呢?」

「Quality, espacially the electronic products.」

他說如果有個產品是Made in Taiwan,那大多數人就會很值得信賴,鞋子、腳踏車、手機都是,

不過有點諷刺的是,我看見他手上抓的那台相機,made in China.....

 

但能知道點其他國家對台灣的看法是好的,

很喜歡今天的談話,雖然穿著夾腳拖健行真的滿令人崩潰的。

 

他們都是我的室友,整個晚上都跟這群寶貝蛋在交誼廳玩耍聊天,

聊愛爾蘭人把記住大家的名字當作基本禮貌,但我這台灣人就是死都記不住大家名字;

聊德國人永遠都那麼奇怪,尤其Katz根本就是個超有趣的怪女孩,刺青刺在手指上像個汙點;

聊各自去爬冰川的驚悚經驗,有人爬了七個小時的山沒見到半個人,一直說自己今天差點死掉;

聊中文多難學,讓孫MM帶你們進入中文奇妙的圖文世界;

聊愛爾蘭腔沒有"th"的音,枉費他們跟英國這麼近還發音不標準(開玩笑);

也聊希特勒聊登山聊行程,亂聊一通亂玩一通,Facebook打開人人都長得跟大頭照不一樣快笑翻。

最恐怖的是,Dicky竟然在Picton認識了Kaithleen,那個本來要跟我一起等爬國家公園的姐姐!!!!!!!

這真是太恐怖了,我竟然在紐西蘭跟一個剛認識的新朋友有一個共同認識的新朋友!!!!!!(尖叫)

《Kaithleen相關文章:【鬼島快逃。紐西蘭篇】大洋洲七十天8 #Taupo野溪溫泉 》 

 

他們全部都是我的室友,其實也忘了到底怎麼熟的,

大概是因為昨天晚上發瘋的一大群人跑去看螢火蟲吧?

也可能好巧不巧那一大群人有一半是Room 24的房客,十人房總是比較佔優勢(笑)

 

一路來住了不下10間青年旅館,

但Franz Josef的Room 24卻是第一間,有回到房間就像回到家裡一樣的感覺,

哪個景點好玩啊、直不值得去啊、發生甚麼靠杯的事情啊,閒聊。

如果Roturua認識的毛姊姊、Kaithleen、徐姨王姨和李大哥他們是關心我照顧我的長輩,

那在Franz Josef認識的Jarmie、Katz、Dickey、Don、Alice這些人,就是玩耍分享又交換文化的好朋友。

They are so interesting and I just can't say "no" to interesting people.

Someone whom you can both learning and playing with, is called "Friend".

尤其Dickey有種很神奇的魅力,他可以很自在地跟所有陌生人打成一片,

所謂的很幽默、很"Friendly"、又很隨和的人,很想要有他那種人格特質,很好相處。

 

有些人聊聊正經話題,是很好的生命導師;

有些人喝酒唱歌玩耍,則是很好的玩伴;

而那些教你又開你玩笑的人,才叫做朋友。

 

「You have already have a coach in German, just come!!」

「I only need a floor haha.」

很好啊,在德國已經找到一張沙發可以睡了,看來似乎還缺張機票:D

It's the most unforgettable accommodation experience in this trip. 

 

明天就要離開了,本來有點感傷,

但他們說要去Milford Sound登山健行,要去爬四天的山,

我甚麼都沒有要衝去登山感覺超恐怖,有人建議不要、有人力邀一定要衝一發,

現在又要天人交戰了嗎???到底登山是甚麼阿!!!!!

 

---------------

Auckland Time 2013.10.09 11:46PM

我在 Franz Josef,旅行第17

---------------

紀念品(postcard):NZD.2.4

住宿(YHA Franz Josef)NZD.19.5 /per night

, , , , , , , , , , ,

孫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