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程】Taupo毛姊姊早餐閒聊 > 1:05 離開Taupo > 17:00 抵達Napier > 小鎮巡禮 > Napier YHA準備晚餐

放下、放棄、沒有堅持到底跟半途而廢,四者之間是甚麼樣的分別呢?

 

旅行的這幾天,因為不斷遇見有趣的人、又不斷受人恩惠而感到無比感激快樂,

但一個Tongariro National Park卻一直讓我想不開,

如果明天天氣晴朗了我是不是就可以上山了?這麼走了是不是太可惜了?

都為了Tongariro國家公園在Taupo多待一天了,不繼續等下去嗎?

人家都說南島的風景該是更好看,再等下去南島會不會不夠時間玩?

但都難得來到紐西蘭了,怎麼能夠錯過任何一個必去的風景?

 

最終我還是沒有爬上Tongariro國家公園,

早上八點一睜開眼看見窗外大雨滂沱,

一查天氣預報,原本一直預測是晴天的星期二,突然變成下雨的烏雲,

立刻開了電腦訂了下一班往Taupo的巴士,衣服全丟進行李箱,一個小時後馬上Check out

雨下了一整個早上,偶爾又出些太陽,我摸不透紐西蘭的天氣,晴時極好、雨時又極壞,

在大雨中濕了行李和髮梢,揮手和毛姊姊道別,踏上前往Napier的巴士。

  

在車上我一路都在想,覺得這趟想爬Tongariro的過程跟人生的追求是多麼的相像……

 

我一直試圖尋找自己心裡真正想要的東西,不要只是活在別人的期待下而迷失自己,

但我因為它是世界遺產而對她無法割捨,因為別人都說它好看讓我興起巨大的好奇,

覺得一定要上過雪山才有東西可以跟別人說嘴,我知道這樣不對,但還是忍不住的遺憾。

「很多人都會說甚麼很好」那天Lee說的話猶言在耳「但他實際上真的那麼好嗎?」

 

兩個月的旅行就像這段青春,跟毛姊姊他們比我的確有很多時間可以等待Tongariro天晴,

但後面還有很多事情想做,甚至是我自己想去的景色,像是Gisbone的第一道日出,

Tongariro對我來說像是一個全世界都推薦的景點、要你走的路,

但一個冷門的Gisbone才是我自己想要看的,只是Tongariro再等下去就注定要放棄Gisbone

就覺得放棄了Gisbone會讓我很遺憾,即使我一樣看不到日出吧,至少我已經到過了。

  

呵,連在旅行裡也看得出自己的致命傷,

TongariroGisbone都想要,都不願意割捨,

就像別人期待的、自己想要的我甚麼都想要,貪心的一蹋糊塗,然後行程跟人生都變得一般緊湊。

我當然明白繞遠路有他的風景,沒達到原先的計畫也能有其他的精采,

但我似乎從來就沒有辦法真正「放下」,沒辦法對沒有得到的那一方真正的釋懷。

 

知道自己很固執,不見棺材不掉淚,總要堅持到最後一秒才要收手,

就像明知唸不完、效果差也要見到第一道曙光才甘心,就像明知到不了也要有人宣判失敗才會停止,

因為我不想半途而廢、不想放棄任何一點希望,從來從來,我都會等到個結果的,

Tongariro不是,越等天越陰,想起有些事情並不是人定勝天,

為了不要讓後面走的太匆促,我離開了,我放棄等待了。

We have tried every way. Let it be.Kathleen說,我想我還在學習,學習放下的釋懷….

 

抵達Napier時已是下午五點,天仍然下著雨,

它仍然是個小鎮,五點多卻安靜的可怕。

 

一個人走過海灘,聽海豹的叫聲、海浪拍打石子岸的聲響,

離開毛姊姊謝佳和Kathleen後,突然又回到一個人在街上漫步的日子,

我只是個遊牧民族,今天來到這裡走過,明天又即將離開,

這趟真的是趟旅行,或許接下來的Niue會好一些,

讓我能有比較像家的感覺,有個地方可以回去,而不是不斷不斷的遷徙。

 

紐西蘭的樓房都不超過兩層樓高,街上路上總是靜悄悄的,

拿著地圖散步,發現沒有修剪的花園看起來就像個鬼屋,

發現紐西蘭的房子其實也都小小的,看起來很可愛,而且似乎沒有一間房子有電梯或手扶梯類的東西,

所有的房子就蓋在山坡上,很有默契地一致面向南太海洋,

登上山頭看整個Napier的感覺很美,就只是房子看起來太像鬼屋了。

  

這樣久違的一個人的散步覺得很棒,慢慢看一個小鎮的樣子,

我看見Napier的醫護站,小小一間房就像糖果屋,跟台灣的醫院或診所都好不一樣:

我也看見Napier的女子中學,校區就分在道路兩旁,除了一個「SCHOOL」的牌子沒有任何校區劃分的跡象;

商店一間間都小小的,而且五點鐘就都關得差不多了,街上一片空蕩蕩,來這裡開7-11或許會是商機;

我還發現每間房子的門都沒有鎖,即使有所一跨也就誇過去了,是有沒有這麼純樸?

 

紐西蘭是一個不麼怎麼談論政治的地方,即使來了一個多禮拜了,還是不清楚這裡有些甚麼政黨,

所以路上看到的這些競選標語就顯得格外有趣,

這裡連政治間的競爭都這麼和平:P

 

晚餐時在廚房和馬鈴薯、紅蘿蔔與洋蔥大戰,戰的你死我活還弄不出個東西來,

兩個男孩嘻嘻哈哈地在流理檯旁玩耍打屁,大家玩著玩著然後我就多了兩個廚藝指導,

Hey, Taiwanese, why you don’t cook Taiwan’s dishes hahaha!

天啊別再問我這個問題!!!!!!完全丟盡台灣人的臉!!!!

但除了廚藝指導,一回頭洗個碗,上頭又是加了蔥花又加了起司,整個變得超華麗超好吃!!!!!

這真是太感人了QQQQ法國人與紐西蘭人是台灣人永遠的好朋友QQQQQ

 

我想這就是YHA,認識了很多很多人,來來去去,如浮雲過客,幸運點或許有幸能成為一生摯友,

旅行的一開始就在Roturua遇見了毛姊姊、謝佳、Kathleen可以一起旅行兩三天,

還搭了李大哥的便車,那時覺得很新鮮,竟然在途中可以遇上這麼多有趣、好玩、不同人生經歷的人。

隔兩天我們一行人來到Taupo,又和德國室友和印度室友天南地北,

今天一個人來到Napier,新室友都是三個Working Holiday的人,兩個德國女孩一個英國男孩,

想起第一次在舊金山(San Francisco)想到要和室友瞎聊就很緊張得自己,

至今挺慶幸的就是不知不覺間可以和不同國家的人玩在一起(雖然我想我的多益獲雅思現在再考一次成績大概也是爛的無法哈哈)

誰跟誰是同性戀、KFC之類的爛梗,才發現嘴砲這件事情,跟菸酒一樣是全世界通用。

 

不過也開始發現,Working Holiday就是Working Holiday

對德國人而言,Working Holiday就是沒甚麼大不了的,你一個亞洲人在那邊大驚小怪才莫名其妙,

對中國人而言,能遇上幾個也講中文的人就像他鄉遇故知,他們的勇氣裡有些思鄉。

「你為什麼來Working Holiday?」一個問題問中國人和德國人,

「本來是想來紐西蘭找工作的」或是「想在30歲前抓住最後的機會」這是亞洲人的理由,

「因為唸完高中就不想念了,出來走走後才會想繼續念」或是「可以變得獨立而自信」這是德國人的理由,

找工作、抓住30歲前的機會,亞洲人為的好像都是些關於別人訂的界線或別人的眼光,

但德國人只是,因為我自己想。

It’s my decision.Roturua那個男孩說「It’s also your own decision to travel to New Zealand, right?

 

我在Nepier只會待上這一個晚上,

但一晚上和三個室友閒聊嘴砲時光倒也很幸福,

我喜歡Jinny,那個活潑大方的小女孩,雖然下車才認識,

但他主動找話題的熱情很像講中文時候的自己,

雖然似乎現在這樣比較好,但我也發現自己講英文時候沒有以往的愛講話,

其實像Jinny那樣很好,雖然他一個德國女孩,英文單字其實也部怎麼樣,但就講,全世界都聽得懂J

---------------

Auckland Time 2013.09.30 10:45PM

我在內皮爾Napier,旅行第8

---------------

PAK'n SAVE超市食材:NZD. 10.4

住宿(YHA Taupo)NZD.23.4/per night

, , , , , ,

孫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