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慣例,在離開小鬼島的前一晚總要在這裡開個新分類,

這次要去的地方是非洲,非洲獅子山,Sierra Leone,

在哪裡呢?在西非,那個電影「血鑽石」描繪的國家。

 

覺得自己應該要是很興奮、很期待,應該要有覺得半年的籌備終於要見成果的欣喜,

不過心情卻比想像中平靜,很平靜的騎機車在雨中把最後缺的鯊魚夾買齊,

很平靜的搬家,把一件件的物品裝箱打包,直到剩下等一下要睡的唯一一張床和被單,

抱著熊寶寶坐在床上,看著空蕩蕩的房間...或許這是沒有太多興奮的原因吧?

 

雖然去非洲很酷、雖然第一次當國際志工有很多熱血憧憬、雖然第一次要離開43天這麼久對自己是個大突破,

但這也是最後一天當大學生、最後一次待在新竹、最後一次...最後一次見到某些人,

大四過的很精彩,精彩的沒有時間停留,還來不及好好告別,我們就被推出了校門。

 

不過,還好這不是一趟一個人的旅行,

是一趟14個清華小孩、一個可愛神父、一個瘋瘋的台積電女孩,籌備了半年多的計畫,

它是清華大學國際志工團新創的服務團隊,計畫去獅子山教電腦、建間電腦教室:D

半年來不僅曾抱著募款箱在燈會叫賣、也曾興奮的接到誰的熱心贊助電話,能去的成其實是因為有太多人的幫忙,

當然也受過很多質疑,到底能幫到甚麼啦、台灣都幫不完了幫去國外幹嘛啦之類的。

我也常在想這些問題,想這幾個小時的課能教會他們甚麼?

 

所以決定開這個分類有些矛盾,如果把這趟旅行如實紀錄,到了第43天真的認定沒有幫到忙,那豈不是很尷尬?

如果43天過後我發現,拿了這麼多資源去到非洲,獲得的比我給予的還要多,那怎麼辦?

而且只要是人的文字,都夾雜著太多主觀立場,

我不代表這個團隊,也不代表國際志工,頂頂多多,我只能記下些個人感受的片段。

另外也是因為,和認識的人分享Diary有一定程度的赤裸XD

雖然以當地的網路狀況,這篇極有可能是43天以來的唯一一篇即時網誌(攤手)

剩下的還要等回來把文章補上,然後又不知道要補到何年何月!!!

但如果是2年前的我,應該會很想知道國際志工到底在做甚麼吧?

如果我沒有機會去到那裏,那我也會很想知道那個世界真實的、美好的、溫暖的、矛盾的所有樣貌。

 

分享,或許就是志工的工作吧,但不是為彼方的他們分享,而是為我們周圍。

 

「別想那麼多,記得初衷就好。」小欣說,

出團前的這一晚,和她和Mumu去北澤把胃給塞的滿滿滿,

覺得是很別具意義的飯局,2年前,她們兩也是學校貝里斯團的第一屆團員,

一個是自己大一的室友、一個是大一就認識的很奇妙的資工系學姊,

而北澤,是每個清華學生都會選擇的期末小大餐吧:)

 

「你的呢?那你那時去的初衷是什麼?」

沒甚麼,因為我沒有期待甚麼,我不期待改變他們甚麼、也不期待能教會她們甚麼。」Mumu說。

「那為什麼要去?」

「讓他們知道有一群黃皮膚的人想要來和她們分享些甚麼。」Mumu又說「我這麼想出國念書,就是因為國中時,有一個從英國回來的老師跟我們講了很多她在英國的故事,讓我決定一定要出國。」

 

或許去的重點,從來就是我們之間的關係而不是我們教的東西,

在另一個世界有人這樣過生活,而我們的出現、他們的出現,都會為我們彼此的生命產生微妙或巨大的變化,

雖然這樣想,似乎有違當初說服贊助商的說詞──我們需要錢買設備去「幫助」他們,

但此刻的我只覺得,這不是趟施與捨、教與授的旅程,

就讓我們很簡單的分享,向獅子山的孩子分享我手掌中的世界、向在台灣的朋友分享我眼中的非洲。

然後有些事情他自己就會改變,我們都不要強求。

 

我想我離不開書寫,似乎只有文字才能讓想法重新釐清一回,

真不知道後面幾天電腦都送出去、沒電腦的日子該怎麼辦(笑)

 

 

突然想起一月時,第一次到日本自助旅行時記下的一段話(【鬼島快逃】日本の背包練習曲1 ),

旅行跟生活唯一的分別在於它是未知的,你是在全然未知的地方、這個情況下,去等待任何可能會出現的東西。

這一個半月中,期待自己可以把感觀知覺無限放大,睜大眼好好看好好思考好好感受那片黑暗大陸,分享。

一個半月後,希望別人在問起獅子山,我不再只回答「那是電影血鑽石描繪的地方」,

希望旅途一切順利。

 

對了,飛往獅子山竟然要30個小時,傻眼...孫MM沒有飛機枕嗚嗚嗚嗚~~

 

---------------

【西非獅子山的傳愛行旅】 Day0

【旅行時間】 2013.06.24 ~ 2013.08.05

@ Taiwan

, , , , , , , , , , , , , ,

孫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