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紅燈籠高高掛,極樂寺一片紅通通的景象,

我們很幸運,不只是正在拜萬佛,

還剛好是燈籠未拆的最後一天,進山門到大雄寶殿到萬佛寶塔,全掛滿了大燈籠。

其實台灣的佛光山可能又比這裡更大一些,

但人家都說觀光客就是要來這裡晃晃,那就來吧!

本來今天打著的如意算盤,是早上去看看澳洲國立大學的比賽和學長姐的比賽,

下午去極樂寺、晚上上升旗山看夜景。

 

結果折騰了半天,最後只剩下了極樂寺,還有...算個Queens Bay吧哈哈!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輸了比賽還想來看,只是想看看別人怎麼打比賽的吧,

想著或許,或許下次再站上這個台子,可以有更好的自己,

不過,都已經大四要畢業了,還談什麼下一場比賽阿(笑)

 

「我知道你們台灣辯論很喜歡大學念完了一輪,又再從大一開始念起耶!」

身邊馬來西亞的朋友興奮的說著,

我發現不管在哪個國家,玩辯論的人講話總是劈哩啪啦的很有速度,他也一樣。

「太厲害了,能忍受那種眼光,和18,9歲的人一起。」

我只是笑,不用忍受阿,辯論能讓我們一直在那個年紀。

 

那一年,我們六張課桌椅、一張講台,三個業餘評審,沒有觀眾,

現在,場地變大了,觀賽的人變多了,衣服變正式了,比賽的地方變成國外了,

但有些事情卻一直沒有改變,我一直活在四五年前擠在國軍或教師會館通霄討論的日子。

因為即使到了馬來西亞,住高級的公寓、吃大會驚嚇的便當、隔壁樓下住的辯士口音不太一樣,

但無論國家是什麼、我們身在什麼地方,輸了比賽一樣是打牌串門子出去玩;

贏了比賽一樣是通宵達旦、討論定義練攻防,想盡辦法解釋所有不合理的架構自圓其說;

放暑假時一樣是自己的比賽、和自己帶的高中的比賽兩頭燒。

辯論的世界很大,遠至英國、近至隔壁高中,上通天文政治、下通人文地理;

辯論的世界很小,無論你在什麼國家,幾千百里遠,常常我們聚在一起,又都是熟面孔。

 

 

今天的辯題不自覺的讓人想了很多事情,現今教育模式更應著重培養學生的特性/共性,

一直很喜歡執中學長的講評,

今天卻特別記得他一句類比:「別人在上課跑加簽,你們這一百多個人偏偏跑來這裡打辯論,很笨,這個興趣沒有一份對應的工。」

 

五個人說要去極樂寺,想來卻也沒那麼簡單,

出了USM大門,可說是寸步難行,舉步維艱,

沒有路面電車或地鐵的國家,一瞬間讓我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即使有人很好很熱情的Nix做事先諮詢,我們仍然在校門口困了兩個小時,

還差點就這樣上了計程車的賊車!!單趟價錢竟然要收50馬幣(五百台幣)!!生氣!

 

我們在Bus Station遇上了兩對熱情的日本夫婦,

也是正在研究該怎麼去極樂寺,嘰哩咕嚕了很久,

幾句破破的日文,竟然獲得他們的讚美「Your Japanese is very GOOD!!!」拜託你說真的還假的阿XD

而且他們兩個老夫婦,竟然不會英文不會中文也不會馬來話,就這樣兩個人自己跑來檳城要玩一個月!

和另外一對夫婦,是在旅社認識然後結伴同行。

 

歐吉桑拿著他的拐杖指來指去,

但我好喜歡他們這份勇氣,和年輕的心,

 

熱情的司機看我們一直不下車,

還乾脆直接送我們到大樓底下,那裡明明就不該是公車停車的地方!!

噢,而且檳城的公車原來要驗票呢!突然在路邊被攔下,一瞬間以為是要搶劫。

 

歷經千辛萬苦、比手畫腳得來到了極樂寺,

這真是一個太奇妙的地方,盤據在山頭的寺廟,可以讓人短期出家,還有佛學院,

但我覺得最恐怖的其實是一整個池子滿滿滿滿的烏龜!

 

靠,超噁心。

我快被嚇死。

 

世界上最大的觀音像,不過到的時候纜車已經關了好可惜,

但遠遠地看著莊嚴的觀音,覺得這樣的距離才是最美的。

 

從萬佛寶塔上看過去的檳城,一覽無遺,很美很美,

我們從很遠的那棟最高的市政廳來到這裡,

認真覺得我們很厲害,超驕傲XD

是獨立的孩子們哈哈!即使語言真是不通到了極點。

 

不過還是比日文好的,至少他們只是馬來腔很重。

 

太喜歡看夜景了,執著的要在塔頂等滿城燈火亮起,

我們最後沒等著,只等到點點微光。

但我會記得檳榔嶼的樣子,小小的,像熱鬧的樂高積木。

 

一路上我們遇上了一大堆人,只要是華人臉孔的都好熱情,

即使他們有些根本不講中文,只講閩南話、或英文,但他們都好熱情的再跟我們介紹檳城。

公車上的阿姨不斷講著搭204就會到了,記著要搭204阿!

寶塔下的阿婆一直叫我們去看看那大的誇張的南瓜,

他們都好熱情,熱情的讓檳城好可愛。

 

萬佛寶塔不斷讓我想到去中國時的雷峰塔,

雖然那時的雷峰塔外是雪白白地一片,但窄窄的迴旋樓梯,更上層樓的滋味都不出一二。

一瞬間亮起的萬佛寶塔每極了,熱鬧,很華人,很美。

 

只是走下樓的時候,我哭了。

 

黑暗中迎面而來的是兩個婦人,

其中一個婦人似乎有些失智,抓著我的手直說我像他的女兒,

另一個婦人說是挺像的,又說我們是佛前請來的菩薩,

她的激動讓我很困惑,因為她說她的孩子在台灣工作,不能回來。

「不能回來?」我問,台灣的工作環境不至於這麼折騰人的吧,

「She had two children. One passed away last and last year. It's not good to let her know, so we tell her that her son want to TAIWAN for work. He need to work and give her money to buy beautiful clothes.」馬來西亞的文法很奇怪,有時候我總聽不太懂,但這一騙騙了兩年,如今這個婦人仍然很天真的笑著,她心中一直住著一個已經不在的孝順孩子。

然後我就哭了,為什麼要讓她等待一個不可能再回來的人。

昨天州議員說:「每個人在世界上有7個跟自己長得一樣的人。」

我今天算是遇上其中一個了嗎?但我很感謝能以這樣的姿態出現在她的眼前。

 

 

回旅館的一路根本就是大冒險,黑暗的路、不知道能不能走、有沒有開通的路,

硬著頭皮一直走,又只因為不知道該搭哪台巴士,只好一路搭往了Queens Bay。

雖然是順便去了Queens Bay小小逛了一下,

但天阿,Queens Bay離我們住的Centry Bay超遠阿!!!

 

 

好險小朋友們都很乖,跟著我們這兩個走了老半天也不喊累,真的是很乖> <

雖然有些愧疚讓他們感受到跟我兩年前兩岸盃時不一樣的體會,

那時吃太飽穿太暖,每天吹冷氣還不用走路,

今年卻帶著自己的學弟妹走刻苦客難的背包客路線...

但看他們還笑的出來,很貼心:)

 

我喜歡這趟不旅行,不是純然的旅行反而看到了更多的東西。

認識了一些馬來西亞的華人朋友,他們熱情;

也好喜歡一些來自中國到澳洲唸書的朋友,他們有趣;

無時無刻不期待他們的造訪,輸比賽總是難過得,但能看看這個世界總是好的。

 

 

我想思言社絕對是瘋了,我們明天要出島,到接近泰國的地方,

呵呵,從台灣到馬來西亞,在從馬來西亞再出海到另外一個小島,

希望一切順利哈XD

只是網誌又要再消失個幾天了。

===========================

不旅行時間:2013/02/21~2013/03/03

我在檳城,不旅行的第7天,旅行第2天。

, , ,

孫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